從2009年參加 Ideas Show 創業比賽,到今年有幸擔任許多活動的評審與講師,一路走來,新創活動的設計似乎一直圍繞著一件事:創業家對台下投資人的pitch;近期新創活動更積極邀請國外創投,以期能夠更加活絡國內新創生態。

但且讓我們討論一下,新創活動的主體為何?

我覺得新創活動的主體,應該是創業家,而非投資人。終於有越來越多的青年,不再只想當高薪上班族,而選擇自己出來創業承擔風險,他們是台灣的未來,他們才是活動的主體。那麼一場活動中,他們最需要的是什麼?

我試試寫出我的看法,也希望各位不吝留言分享您的看法!

1. 新創團隊需要真實理解投資人看法,以及與投資人深入互動的機會

如果 pitch 主軸是協助團隊融資,那麼氣氛就該是一場生意交手,而非一場校園創業比賽

我隨意舉例,希望有更好想法的朋友可以留言:

1A. 評審應至少符合以下三條件之一:
一、過去18個月有投資早期(種子或A輪)的投資人
二、本身具備豐富創業經驗者
二、過去18個月平均每週至少花八小時輔導早期新創團隊者

Pitch 活動進行前,主持人應該針對過去12個月有投資早期新創的投資人,而尤其是那些主導投資者(lead,非跟投),予以特別介紹:投資了哪些公司,哪一輪,多少金額,目前找哪類型題目投資,偏好什麼階段的公司?

1B. 進行方式:
六分鐘 pitch,六分鐘問答,發給每位評審三張牌,綠色寫:「非常有興趣」,紅色寫:「絕對不會投」,黃色寫:「我要發問」。

團隊 pitch 完以後,評審舉牌,主持人點名評審,以綠色或紅色牌優先。被點名的評審先說出自己為何「非常有興趣」,或為何「絕對不會投」以後,可以問團隊問題。舉綠色牌者,接下來兩週內,必須給團隊足兩小時的一對一面談機會。

不履行義務之裁判,明年就當 VIP 貴賓,但不邀請為評審,全程沒舉綠或紅牌者亦然。都只舉紅牌則無妨,讓大家聽聽理由。講完理由,團隊不認同可以回應。
主持人應把握同時有人舉綠與紅牌的機會,讓評審當場對決一下,團隊 battle,評審也 battle,這樣才精彩!

1C. 每年頒發「失之交臂獎」
將 pitch 中舉紅綠牌之過程逐一記錄,以後就可以每年頒發「失之交臂獎」。成功或邁向成功的團隊,當初在此活動 pitch 時,舉紅牌之評審,我們邀請回來發表「錯失良機」感言,並播放當初評論之錄影。

當初舉綠牌者,那更更更可惜了,已經與團隊深入互動,竟然錯過投資機會,我們頒發「失之交臂」獎並請發表感言。

「不務取其大而專取小知,則卓犖俊偉之材失之交臂矣。」可惜啊!大家別介意,好玩嘛,創造新鮮話題給媒體。我想我自己領到這獎的機率應該蠻高的吧。

好玩歸好玩,重點是,藉由回顧過去,我們可以討論,為何雙方錯失了一個雙贏的機會,從中學習經驗。這些活動設計的中心思想,是讓大家了解投資人的決策流程:投資人如何看一個案子,為何看好或拒絕一個案子。

1D. 將上台之團隊分類
新創團隊時間寶貴,每一場活動都是重要曝光機會,但每個團隊要的不一樣,如何能讓聽眾快速進入狀況?可以考慮將團隊分類,如:

一、募資團隊:一定要講你要幕哪一輪,募多少錢,做什麼用?你們希望找怎樣的投資人?
此外,應該區分募第一輪與第二輪的團隊,因為 pitch 的內容跟方式很不一樣:
第一輪:「這是一個好題目」、「這是一個好團隊」,故事是這樣的...
第二輪:「這是一家好公司」、「這是一比好投資」,數字是這樣的...

二、Launch 團隊:要講產品的階段(Alpha? Beta? Pivot? GA official launch)?

2. 新創生態需要有能力且看得懂的資深創業家或天使投資人參與。

如果戰場上創投是坦克與軍艦,那麼創業家與天使就是前面先開路,掃除障礙讓坦克與軍艦能夠進場的F-22。

如果創投是大聯盟球隊經理,那麼創業家與天使就是大學學長(姊)與球隊教練。

團隊無法取得資金,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釐清原因:市場不大、利潤太低、股權結構問題、商業模式問題、scalability 問題、出場問題... 倒底是什麼?問題解決了,賣相漂亮了,就如同球員變強了,球探自然會來。球員不ready,接觸再多球探也沒用。

國外創投的價值,主要在於裡頭多創業家可以協助團隊。為了吸引這種有價值的創投,國發拔萃方案設計了新的誘因機制,希望藉由國發的資金,吸引國外創投一起投資國內新創。

對團隊來說,錢就是錢,一百萬就是一百萬,國外的錢不比國內好用,重點是國外創投所擁有的豐富「創業家能量」。在吸引國外創投來台的同時,我們得用心關注:來的是球探,還是有本事伯樂相馬的教練?

不論國內外,創投不投資的另一原因:看不懂題目。例如,企業資安是很專門的領域,一般創投要審資安的案子並不容易。此時創業家與天使就很有用:例如,如果我這資安產業的創業家,詳細看過案子,並提供 seed round,對創投來說將是很好的背書。

同時,成功創業家大部分身居要職,手上掌握客戶,背後也有大的平台與好的人脈,可以即時幫助團隊。

找案子是創投職場份內的工作,而資深創業家卻沒此責任,所以有時更難邀請。對於這群人,新創活動可以長期多接觸與照顧,培養出一個社群,增加團隊與他們互動的機會。

3. 新創生態需要更活絡的社群以及更開放的互動平台

明星運動學校之所以能夠持續培養出明星球員,不只是有好的教練,學長(姊)學弟(妹)形成的社群也是關鍵推手。在大家一起的努力下,台灣的新創生態圈已慢慢成形,新創活動除了以往的 pitch 之外,更需要有新的設計,來支持快速成長中的創業社群。例如:

3A. 只有創業家能入場的 peer-to-peer session:
創業中期的團隊需要有平台互相分享,議題如:

募B、C輪時,如何兼顧每輪股東不同的利益,以及團隊的利益?

三分鐘分享你被創投拒絕的離奇理由?
(以阿碼為例,當初X融創投拒絕我們的理由為,我們的技術是掃瞄程式碼,找出其中的漏洞,但是該X融覺得,未來的程式都是拉一拉就機器產生了,人寫的程式會越寫越少,故我們會越來越沒有市場)

併購中如果對方offer含有高比例的 carve-out,團隊該如何與投資人溝通?多少算合理?

你拿過最高的 liquidation preference 為何?1X participating 合理嗎?2X non-participating vs 1X participating 你要選哪個?

發不出比大企業更好的薪水,如何鼓勵員工?

該被併購嗎?

哪些投資人幫助你最多?哪些錢還是別拿比較好?

企業的錢可以拿嗎?做到大了再讓對方併購,還是初期就先讓對方入股?

3B. 專開給想成為天使者的 session:
有錢人別再炒房增加社會問題了,改做個好天使,投資的同時,也對社會、經濟、與青年有所幫助,多麼有意義!請問您希望您小孩如何跟他朋友形容他父母?「我爸媽是房地產投資人」,還是「我爸媽是幫助創業家實現夢想,改變世界的天使投資人」?

比起一般投資,天使投資做的不只是投資獲利這件事情。這個平台可以提供天使投資人入行輔導與經驗交流。

3C. 公開徵稿(call for proposals),將活動變成新創社群開放的交流平台。
不論是論壇或演講,盡量公開徵稿,讓創業社群自己來設計自己喜歡的議程,自己投稿。創業圈是最具創造力的一群人,由創業家來想出的議程,一方面最符合創業家需要,一方面也會極具創新能量。

3D. 開放社群認養活動工作
或許在 pitch 中我們可以利用某 app 做即時投票,讓所有聽眾當場投票,並把結果投影出來,或架個 IRC 在旁邊讓大家發言,這每一項工作,都可以交給不同的社群來完成。

大部分創業家不是為了錢工作,創業圈的社群也是如此。只要給他們平台,讓他們的創意發揮,他們會很積極熱情地幫會議做出許多很棒的模組!

4. 新創團隊需要避免重複參加性質一致的活動

新創團隊普遍缺資源,校長兼撞鐘下,每天對新創都是寶貴的。很幸運地,國內新創環境終於開始蓬勃,但目前新創活動分散,除了有各政府各單位(中小企業處、工業局、國發、各縣市政府、學校)出資的活動外,還有民間媒體與加速器的許多活動。

在活動多而團隊不足的情況下,好的團隊被多個活動邀請,不好意思拒絕,但活動規格相似,國內真的有在投資早期的創投也就那麼幾家,導致許多活動流於形式,政府民間花了錢,花了時間,團隊也不斷奔波,但成效卻有限。

這種問題反映了國內新創開始蓬勃發展,我覺得是令人興奮的!接下來,希望這些活動有機會整合成更大型的活動,或者開始區隔定位,讓整個生態圈能夠有效利用寶貴的資源。

5. 贏得一場 pitch?

創業活動常遇到的場景,創業家辛苦地站在台上,對著坐在椅子上的評審 pitch,接著被品頭論足。想一想,創投投的不一定是自己(或自己募來)的錢,學校或政府單位花的預算也是納稅人來的。但是創業家展現的東西,都是自己一點一滴辛苦累積出來的心血。

所以有膽站在 pitch 那一邊,而不是站在評審這一邊,你就已經贏了。沒有創業過的人很難體會創業家的心情與艱辛。不論此時能否募到錢,不論是否贏得名次,在我心中,有創業過的人,一輩子都是贏家!

您對國內目前的創業活動,有什麼想法呢?

歡迎留言,或臉書上給我您的看法!

Wayne

對創業議題有興趣嗎?歡迎關注韋恩(阿碼 黃耀文):